请叫我魏何二

EdmundDZhang大母鹅是我的我的我的鹅( ´艸`)

现哥早点休息啊~
每天都被自己帅醒,真是好气啊(≧∇≦)/

对对对你美你说话你美你美你最美(ಡωಡ)hiahiahia

*图源微博

为什么同人圈里总是有那么几个搞事的,会好好讲话嘛!!公共场合里别总把自己的常用语言拿出来丢人现眼,好嘛?谢谢!!建议你回去重读小学,让你的语文老师来好好教你怎么说文明话,算了,也不希望你的嘴里能说出什么好东西了,但是还是麻烦你,最起码的,尊重别人好嘛??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污言秽语的,天天那几个口头常用骂人语言说别人真的好嘛?!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嘛!!!

【林秦】修炼爱情(三十)终章

看到杨绛先生那句话的时候,眼泪就下来,从今往后,我们之间,只有死别,再无生离(╥ω╥`)涛涛要好好守着秦小明啊!!再说一句,太太的文真的好!!!

噼里啪啦:

完结撒花


本本在预售中


一宣地址戳这里


预售地址戳这里




——



今天开着网易的私人fm写完结章
行文到最后一段
《修炼爱情》的前奏突然响起
我在办公室,控制不住地泪目了
“修炼爱情的悲欢 我们这些努力不简单”
感慨,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三十)终章

在林涛刷牙的5分钟时间里,秦明在他身后来来回回经过4次。林涛放下牙刷,又弯腰拉开抽屉找刮胡刀片,秦明忍无可忍:“林涛,已经7点半了。”

林涛回身:“我知道,误不了事。”

就宝宝的身体状况而言,早几天前就可以出院,林母不放心,硬是多留了一周,直到医生再三保证,无论是从生理层面还是心理层面,林宝宝都没有因这场意外而留下任何后遗症,她真正松下口气,这才决定回程。林母离开龙番的火车将于8点30分发车,从秦明家到医院需要15分钟车程,从医院到火车站需要20分钟车程,按照秦明的时间观,10分钟前他们就该出发了,没想到林涛居然磨磨蹭蹭地赖床不起。

林涛平时行事也算雷厉风行,秦明简直怀疑他是故意的。

林涛还在穿衣服时,秦明已经拿着车钥匙站到玄关等他。

林涛边系纽扣,边到门前换鞋,秦明没再停留,径直走了出去。

林涛锁好门,抬手看表,小跑着追他:“别急嘛,来得及的。”

秦明坐进驾驶位,一言不发地启动车子,林涛笑笑拉开副驾车门,不敢再磨蹭,很快系上安全带。秦明将车开得快而稳,他们这几日去医院去的勤,也知道哪条路红灯少、不堵车,所以只用了10分钟便到医院门口。林母和林宝宝果然已经等在了路边。

秦明下车,低声叫“阿姨”。他从林母手中接过了行李,林涛才慢吞吞地摇下车窗,冲林母招了招手,懒洋洋叫了声“阿妈”。

宝宝瞪他一眼,自己去帮秦明。

林母摇摇头,口气不大自然:“你看看你,怎么好让小秦忙?”

林涛倚住窗,伸出脑袋向后看,秦明与宝宝正并肩在车后搬行李,他笑得神秘兮兮,转回视线对林母挤眉弄眼:“反正我媳妇能干,您就让我偷偷懒又怎么啦?”

他这话说的大声,宝宝听见了“噗嗤”一声,她压低音量对秦明道:“我哥太不正经啦。”她抬头见秦明尴尬地脸红,又宽慰他一句:“秦明哥哥你放心吧,我妈妈不反对你们的。我偷偷告诉你哈,换了谁是她儿媳妇,她都会紧张哒,头一次当婆婆嘛……”

她那边吧啦吧啦说个没完,秦明双手向下压,关上后备箱,遮住自己发烫的脸,他先转身,迈出一步,才像想起什么似的,收回长腿,半回身道:“好了,上车吧。”

“哎。”宝宝愉快地应。


等到了车站,果然有些迟了,离检票时间已经很近。秦明一贯不喜欢人多,此时穿着整套西装在人堆中挤出条通道,右手拖一只行李箱,左手拎了宝宝买给林母带回家的特产等物,额头冒汗,显得狼狈,林涛倒悠哉哉地跟在他身后,两手空空。

直到林母看不下去,推了林涛胳膊一下,林涛才上前,自然地从秦明手中拿过行李,也不在乎众人目光,低头用嘴唇在秦明额上蹭了下,感到他确是流了不少汗,内疚道:“怪我怪我,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浑身犯懒。我来我来,媳妇你歇着。”

他这番话说完,秦明只觉得自己被架在火上烤,仓促间一回身,又见林母表情僵硬,他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简直无地自容,好在宝宝适时打了个圆场:“秦明哥哥,你辛苦了!我哥他……呸……流氓!”

林母点点头,疑惑道:“林涛小时候不这样啊,唉,这些年在外头呆的,学坏了,小秦,阿姨不在他身边,你要多上心,多管着他一点……”

秦明没办法,只能点头应下来,他垂着脑袋倒像是被长辈训了一顿,然而真正遭受亲妈和亲妹齐齐谴责的林涛同志毫不脸红,反而站在不远的地方,堆出满面笑容。

送林母上车后,林涛立刻像变了个人,他一只手虚揽着秦明的腰,将他往人少的路带,有意无意地比他快上半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擦肩路人,避免可能会有的碰撞。

秦明有点不好意思,总还知道要顾念宝宝,他一回头,就见林宝宝举着手机踮着脚,似乎正在拍他们,他顿住脚步,脸色僵了僵,也不好发作,只能是回身瞪了林涛一眼,不动声色退后一步,与他拉开距离,转身快步向前。

林涛跟在他身后追:“哎,别跑啊,等等我啊,媳妇。”


一个月后,秦颂案正式审结,尘封二十多年血淋淋的真相公布于众,谭局在内部会议上慷慨陈词:“公平和正义或许偶尔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身着警服的秦明腰背挺得笔直,面上没有任何波动。

会后,林涛到法医办公室,不出所料地听大宝说,秦明请假了。他笑呵呵地与大宝闲聊几句,便也晃到行政科,递了张假条。

工作日的下午,墓园内外冷冷清清。林涛在山下的停车场找到秦明的车,他将手机摸出来,开了震动,又放回口袋,正了正神色,两臂端正地将警帽扶正。

他步行爬山,进入幕园,远远地就见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独自站在墓碑之间。

说熟悉因为他是秦明。说陌生因为就连林涛,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秦明穿警服的样子。

林涛轻手轻脚走到秦明几步开外的地方,秦明收回落在墓碑上的视线,看了林涛一眼,丝毫也不意外。

林涛便上前,将鲜花摆在墓前,退后几步,摘下警帽,双目平直地看向墓碑上秦明父母的姓名与照片,相片中的他们很年轻,笑容甜蜜而美好。林涛左手端住警帽,弯下腰去,三记鞠躬之后,他深呼吸,轻声说:“叔叔,阿姨,我是林涛。”

他笑了下,似乎放松了一些,又继续道:“不知道秦明有没有向你们提过我。我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林涛,是秦明的爱人。”

“我对秦明……”林涛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是一见钟情的。”

他没忘了夸上一句:“叔叔阿姨,我不是瞎奉承哈,秦明真的是基因好,特别好。”

说到这里,林涛似乎完全放开了,他侃侃道:“刚开始追秦明的时候,没想到他那么难追,也没想过他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想你们一定懂,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在你眼里,哪里都会是特别的。”

“追秦明的过程一点也不顺利,坦白说,我常常是苦恼的,但所幸没有放弃。有很多话,我没有与任何人提过,就连秦明也不知道。今天,我想说给你们听,也说给他听。”

林涛半跪下来,神色已经十分平静,他带着一点笑容,心满意足说:“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即使在与秦明分开的那五年里,无论我有我不解、多难过,我内心从来没有否认这一点——爱上秦明,让秦明也爱上我,我林涛很幸运。”

“如果去问十个人,十个人有十二个会说,秦明像个怪胎,他不止不懂爱情,就连人类基本的感情都缺失。他们对秦明的误解越深,我越自私地觉得自己很幸运。拿我和秦明的恋爱举例,大部分人也只能看到我的付出,而忽视秦明为我做的改变和努力。其实,我想,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和一厢情愿的深爱,因为我已经得到了最好的反馈,所以也越陷越深。必须讲实话,我也许并不是多么专一和痴情的人,在秦明离开的五年里,我也从来没有刻意为了他而保持单身,甚至主动地考虑过别的可能,只是我毕竟……毕竟拥有过秦明……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秦明……只有我拥有过的秦明……那种感觉就像已经尝过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巧克力,所以其他的那些,就都变得难以下咽。”

“说来也很奇怪,秦明无论做什么,我都能理解他。当初我并不知道他不告而别的真实原因,我责怪自己沉浸在恋爱中,从没有一次真正对他那些反常的反应追根究底。而就在最近,我终于知晓他离开的真实原因……”

林涛顿了顿,沉默了片刻,才说:“因为你们的离开,秦明对生死的事格外敏感,想通了这一层,我理解他当年和现在所做下的每一个选择。但理解不代表认同。”

林涛站起身,拍了拍裤腿沾染的灰尘,他立得笔直,平视前方,郑重道:“很抱歉,我是一名刑警,注定无法在死生一事上给秦明更多的承诺。我唯一能够承诺和保证的是……”

林涛看向秦明,隔着微薄暮色微笑说:“从今以后,你我之间,只有死别,没有生离。”(注1)


林涛与秦明并肩踩着夕阳下山,林涛见四下无人,拉住秦明的手。两个年近三十的男人,做手指相扣这样肉麻的动作,竟然也很自然。

他们都没出声,只是一步步走的沉稳而一致。


快到家时,林涛才偏过头去看秦明:“对不起啊,也没告诉你一声,擅自跑去打扰你和叔叔阿姨说话。”

秦明看看他:“没关系。你来之前,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

林涛挑起一边眉毛:“哦?提到我了嘛?”

秦明点头,发出声“嗯”。

林涛转方向盘,见前方路口红灯亮起,边踩刹车,边借势靠过去:“是嘛?讲什么啦?是不是讲了我坏话?”

秦明与他对视,面不改色:“没有。”

林涛坏笑:“那是什么?”

秦明道:“我同爸妈讲,林涛他……还不错。”

林涛哈哈大笑,等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他才真诚道:“谢谢,这是我一生中到目前为止,收到的最高评价。”

秦明不跟他贫嘴,只是问:“晚上吃什么?”

林涛向右打方向,抽出一只手去触秦明摆在膝盖的左手:“咱们去买菜,老公给你露一手,好吧?”

秦明抿紧的嘴唇动了动,到底没发出声音。

车子行到直路,林涛要收回手,秦明抢先一步伸出右手替他扶稳方向盘。同一秒,林涛右手也下意识地攥紧秦明左手手指。

两人都愣住。

最终还是林涛先开口:“媳妇,我看咱们可以把两辆车都卖了,每天手拉手走路上班,买个大房子,算了,房子大不大无所谓,床大就行!”

他那边笑得傻气,秦明表情古怪了几秒,最后还是道:“卖车算了,买房可以。”

“好啊,吃完饭就去看床吧!”

秦明猛的抽出自己的手。

林涛便挨过去,问个不住:“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秦明没办法,最后还是妥协地说:“好,好吧。”


“旁人若有十分爱,恐怕只肯给我两三分。秦明若有三分爱,恐怕上天下地也要寻出三分半来给到我。”

林涛站在秦明父母的墓前,只是这样淡淡地想了想,到底将已到口边的话咽了下去。

秦明有多好,天知地知林涛知。
足矣。


全文完。




注1:原句出自杨绛引钱钟书语——“从今以后,咱们只有死别,不再生离。”




后记




《修》算是我写的比较慢的一篇文


前后大概花了三个月时间


更的也不勤快


题材也很不擅长


所以可能最终写出的文 并不很尽如人意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在这里,要特别感谢糖C,不只是文的主梗,还有许多许多数不胜数的细节梗,都是糖C的脑洞,军功章要算你一多半呀,笔芯!




下面要开始写番外和大修正文。


就感情线和剧情线对比而言,我明显对感情线更擅长,这个大家应该能看出来,剧情苦手,案情更苦手的我,能把这篇文写成这样、圆成这样,自己已经比较满意,也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有心力挑战更多剧情文!




最后,希望第二季快点定下来,快点拍出来,快点播!


么么哒!



中二现(。・ω・。)ノ♡快去拯救世界🌸🌸❤

Nowadays现今的图~发布会的小哥哥~不修图的小哥哥也是最帅的~

建军大业~西装的小哥哥~

图源微博~现花🌸

机场图~现哥好苏啊(〃ノω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