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魏何二

EdmundDZhang大母鹅是我的我的我的鹅( ´艸`)

脱下长日的假面
奔向梦幻的疆界
南瓜马车的午夜
换上童话的玻璃鞋
让我享受这感觉
我是孤傲的蔷薇
让我品尝这滋味
纷乱世界的不了解
昨天太近明天太远
默默聆听那黑夜
晚风吻尽荷花叶
任我醉倒在池边
等你清楚看见我的美
月光晒干眼泪
那一个人爱我
将我的手紧握
抱紧我 吻我 爱别走
那一个人爱我
将我的手紧握
抱紧我 吻我 爱别走

林秦啊(இдஇ; )

林秦脑洞~占tag

  有没有太太打算写一个,林秦两人打工的文啊~
比如热心的服务员涛涛和冷面的收银员老秦哈哈哈

  啦啦啦~一个小小的repo~阿景的《洋流》终于到啦~~开心~抓紧时间读完了,讲真的!!真的超好看的!!!!276页~特别厚,真是实在啊hhhh【阿景超好的!!】封面真的超美的,手♂感也很舒服啊(。・ω・。)ノ♡洋流啊~洋流~乘着北大西洋暖流来看你~当时看着这封面就有这个念头了!!!!!!グッ!(๑•̀ㅂ•́)و✧

  啊啊啊啊啊是在是激动到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呆呆的再表白 @阿景的名字是阿景 太太啊啊啊啊( ー̀εー́ )

大佬和他的小狼狗(⁄ ⁄•⁄ω⁄•⁄ ⁄)

人生若无悔 那该多无趣

考完了!!!!!喝酒!喝酒!!喝酒!!喝酒!!喝酒!!

【林秦】Happily ever after

无论看多少次还是很难过

李笑安:

摸个鱼,发个刀。


50fo点梗会写的,先发个刀。


抑郁症秦明的故事。


一直舍不得虐林秦的我最终还是写了刀......设定是林秦已经在一起了。


刀预警,刀预警,刀预警。


——————————————————————————————————


一切非常顺利,池子被捕,大宝醒了过来,秦明的冤情也洗刷了。此后三人组一起行动,配合默契,百发百中。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林涛这么想。


没什么不满足的,秦明想。能为父亲翻案,他就应该满足了。


 


自从来到龙番,大宝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工作经验,而且死里逃生,自然高兴,所以最近干劲越来越足,上班总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


大宝埋着头运笔如飞:“老秦,昨天那个报告拿给我一下。”


秦明把一个活页夹搁在她桌角上。


大宝抬头翻了两下:“老秦,这本里没有诶。”


秦明又递来另一个夹子,比上一本略厚,大宝飞快地翻了一遍:“这本里也没有。”


秦明也随手翻了翻:“不好意思,可能找不到了。”说完坐回了椅子上。


大宝推了推眼镜:“老秦你今天不对劲啊。有事吗?”


“没有。”


林涛探头进来:“老秦弄完了吗,一起走?”


秦明看了看大宝起身走了。


 


秦明回到了家。他和林涛的家。什么都没变,早晨的垃圾没倒,剩菜也没收。


林涛叫了外卖,都是秦明喜欢吃的。秦明吃了几口,尝不出味道,就放下了筷子。


“宝宝你最近怎么吃得这么少?”


“不知道,不饿。”


 


秦明躺在林涛身边,林涛呼吸均匀,眼看就要入睡。


秦明没有睡意,突然开口:“林涛,你说我们做的事情有意义吗?”


林涛半梦半醒:“有啊,你帮了那么多人。”


林涛累狠了,他这么说着翻了个身搂住秦明,在他肩窝里蹭了蹭,马上睡了过去。


秦明看着林涛的睡颜,夜晚才刚开始。


 


秦明的失眠越来越严重了。这一次他一夜没睡。


林涛嘴里还带着牙膏的泡沫,含混地问他:“宝宝怎么黑眼圈这么重,没睡好吗?”


秦明嗯了一声没说话。林涛漱完口,把他按在怀里心疼地揉了揉发顶:“好好休息。”


林涛赶时间,没等秦明,先出门了。


门关上的瞬间,秦明垮在了沙发上。


为什么新的一天又要开始呢?秦明发自内心地不想走出门,不想上班。


他坐在那缓了一会,随后机械地迈出了步子。这并不容易,因为这简直像身体和大脑的一场博弈。


 


但他还是做到了。


到的时候大宝已经在了,秦明看了看表,总算没有迟到。


看着电脑屏幕的时候,人会忍不住打瞌睡;写报告的时候,拿起笔的手重得无法控制;解剖的时候,一晃神就看不清尸体上画好的记号。终于熬过了一天,出门发现林涛和大宝在聊天,看见他出来却同时闭上了嘴。


随他们去吧,秦明无所谓地走了。


 


秦明在锁一个扣眼。西装制作最难的就是锁扣眼,秦明以前明明非常熟练,现在却无论如何做不到了。


林涛准备好饭菜来叫秦明吃饭的时候,秦明正趴在缝纫机前。林涛远远地叫了一声,见他没动,便走上前去。


秦明背对着他,双肩在剧烈地颤抖。林涛慌忙把他拉起来:“宝宝你怎么了?”


秦明哭着说:“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特别没用。”


林涛隐隐觉得不对,但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只能一叠声安慰他。


 


秦明觉得控制不住自己。他只是无端地想哭,于是就哭了。


人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呢?父亲和母亲难道不是正直的好人么,为什么一个蒙冤而死,一个伤心而去呢?父母已然如此,自己还坚持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秦明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他不仅控制不住自己、改变不了现状,而且给他的挚爱带来了无尽的痛苦。林涛有什么错,为什么不得不容忍自己的失控呢?


 


秦明请假了。这很不正常。早晨起床的时候秦明只说他有点感冒,想休息一下。林涛没有多想,临走时给他拿了药,吻过他的额头才离开。


大宝踮着脚从高处抽出一份文件的时候,失手打翻了秦明桌面上的维生素。


这维生素……不对。


大宝一面联系林涛,一面偷偷拿药片去化验。


药片送去后林涛也来了。林涛把秦明的情况跟大宝说了,大宝沉吟了一会:“不会是抑郁症吧?”。


像要验证她的话似的,检验结果送来了。帕罗西汀。


 


大宝支了招,于是在林涛的软磨硬泡之下,秦明答应今天跟他一起见一位朋友。


秦明走进那个房间的时候心里就明了了。


“你还是发现了,林涛。”


林涛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我不走,就在这等你。”


秦明转身进屋,林涛把门带上,坐在了门外。


关门之前,林涛看见的最后一幕是秦明在咨询师面前坐下。


 


林涛开始收集各种关于抑郁症的资料,而自从定期进行心理咨询,秦明的情况似乎也好了很多。甚至有一天,秦明主动提出了几道想吃的家常菜。


抑郁症患者很难对什么事物产生兴趣,所以当秦明提出要求,林涛开心得不得了。


情况看起来确实是在变好。


 


又一次躺在床上凝望着天花板,乱糟糟的念头碾过秦明的脑子。


林涛不在。他执行任务去了。


其实林涛眼中所有“秦明在变好”的表现,不过是秦明精心的表演罢了。林涛不在的时候,他又回到了那个没有意义的世界里。有时他觉得林涛面前活跃的自己和独处时愈发抑郁的自己,不过都是假象,他快找不到自己了。


秦明没有开灯,黑暗从四面八方压过来,像铅水灌满了这个小小的空间。过不了几个小时,天会重新亮起来,痛苦的一天又要开始。世界蓬勃地生长,而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秦明一个人沉沉地下坠。


有什么办法能结束这种折磨吗?


秦明想到了一个。


首先他需要给林涛打个电话。


“林涛,分手吧。”


 


林涛执行完任务连休息都顾不上,连夜赶了回来。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想分手?”


“没什么,我想了想,觉得不喜欢你了。”


“我哪里做错了吗?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嘛。”林涛放柔了声音去哄他。


“你没错,我就是想分手。”


为了执行任务,林涛已经三天没怎么休息了,一路赶回来累得不行,而此时秦明的理由听起来是如此无理取闹。忍无可忍,林涛终于发起火来:“秦明,你知道我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吗?你一个电话,我执行完任务就往家跑,赶回来听你这种荒唐的话。秦明,你能不能也为我想想,别闹了行吗?”


秦明盯着他不说话,林涛摔门走了。


 


一名法医可以有多少种死法呢?或者投水淹死,被打捞起来时肺叶饱胀;或者以刀割腕,精准地切断动脉,鲜血喷涌而出;或者缢死,面庞紫涨;或者从摩天大楼上一跃而下,肢体断成几节……


无论哪一种,一名法医想自杀的话,他绝不会失败。


但秦明最喜欢的,只有一种。


 


大宝听完林涛的诉苦,长长地叹了口气。久病床前无孝子,子女尚且做不到一直笑脸相迎,何况伴侣呢。林涛做得已经够多的了,他的陪伴和支持,大家有目共睹。


话是这么说,大宝还是觉得担心:“老秦那么爱你,为什么说分手就分手?他最近情况怎么样,又发病了没有?”


林涛才觉得大事不好,忙拨通心理咨询师的电话询问情况,一问之下才发现秦明已经有三个月没做过心理咨询了。


林涛起身就往家跑,大宝开着小车从他身后赶上来:“上车。”


 


秦明把那只棕色的玻璃瓶子举起来对着灯,透明的小瓶子里是白色的药片。


剂量。秦明对剂量一贯苛刻。


吞下这些白色的小丸,他和林涛就都可以解脱了。秦明看着那个小瓶子,由衷地笑了起来。


 


秦明最后的话,是留给林涛的:


我本来就是一座孤岛,


我将沉没于无边的大海。


我的爱人,


请不要为我悲伤,


沉默的汪洋,


和温柔的黑夜,


将是我最好的归宿。


林涛看着这张便笺泣不成声。


————————————————————————————————Fin


最近深深地感觉到,掏心掏肺地爱一个人,和根本不理解这个人完全不矛盾,心力交瘁,所以发这么一把刀报社。


非专业,请勿根据文中症状自诊= =

美啊,考完去北京旅游啊!!

lost7:

请带好你的梦想下车,晚安:)

厉害了(ง •̀_•́)ง

凤栖于梧鸡落芭蕉:

羽皇鼻尖痣:

法医秦明   搜狐网络剧   林涛X秦明CP   萌点记录   第20集(下)   1920原画截图拼接


1-23-45-67-89-1011-1213-1415-16(上)15-16(下)17181920(上)20(下)


(这个系列终于全部搞定了,截了3.5GB的图,所贴在LOFTER的拼接截图有413MB,图都挺大,LOFTER点大图要等挺久,需要得可以点此处下载。)


图11:林队阻止秦明方式真得很温柔,边抱边安抚秦明的背部,鸣枪示意,再对着举枪,不过我怎么看,都不认为林涛会真开这个枪。


图12:秦明这个嘴角带笑,举着手术刀的表情真得太带感了,嗜血法医走起。秦明还是恢复冷静放下手术刀了,林涛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图13:在劝秦明去吃点东西被拒绝后,林涛这个表情挺虐的,甚至可以说暗含了怒气,这里当初我看时就感觉非常微妙,林涛的重点不是在生死未明的大宝身上,从走进病房到坐下到截图最后,都只关注着秦明一个人。“我帮你看会儿”这个词细品也是挺微妙的,三角三角,就算我不带任何CP滤镜来看,三人的关系早已经偏到秦明中心了,对于大宝和林涛,秦明都是排在第一的那人。


图14:这里我能看出秦明是很依赖和信任着林涛的,这种心理话,只对着林涛说。听到秦明这么自责,林涛得表情也是非常得不好受,先是低头,然后眼神阴郁,再扭头无奈地看着还在昏迷地大宝,并且回忆了跟大宝过去的相处,这些相处中都有着秦明的身影。

细究这些回忆,我特意截图了,很值得玩味,林涛先是回忆起了小龙虾那里大宝的自我剖析,其二回忆了让秦明夸夸大宝,其三回忆的是秦明开始让大宝主刀,并且那之前,大宝可是调侃了要把弯扳直,其四回忆了大宝调侃他和秦明是弯的,最后回忆的地方最值得玩味。我想大家都记得这个互敬,是敬林涛是秦明唯一的朋友。回忆完毕,林涛眼色我真得不好形容,大家自己看图吧。

要让我放飞解说,那就是一种矛盾的情绪,林队无疑是希望大宝快点好起来的,可也对大宝这么快就在秦明心中抢占了这么重要位置感到难过。


图15:大宝醒来,两人都特别开心,秦明都喜极而泣了,左眼有一滴泪。秦明表现开心也是,第一反应是冲着林涛大笑,这种想把喜悦之情分享给亲近之人的心态我GET了。

随后大宝突然又昏迷,秦明急得不行,一直看着大宝,而微妙的是,林涛第一反应不是注视着陷入危险的大宝,而是在看着秦明,这里看拉远镜头图非常明显,随后再注视大宝的表情也是很微妙。


图16:秦明双手握拳撑在桌子上的样子真得好可爱。秦明关心起林涛的伤势如何,林涛直接对着秦明卖萌了,“死不了”表情特别开心和得瑟,大家有没有发现,出了这么大的事,薛定谔的宝宝完全神隐了,剧都完结了,这个宝宝我看十有八九是林涛虚构逗人玩的了。

最后这一段微妙的地方太多,我想正经去看,都很难不多想,林涛在询问秦明大宝情况之前的表情,明显是在暗思,低头阴沉地表情,再转头带点微笑地问秦明,真很微妙,在秦明故意卖萌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后,林涛这表情怎么看都显得很是阴郁。

PS:这里秦明卖萌嘟脸摇头真得很可爱,想捏脸。


图17:秦明偷笑好可爱,大宝调侃起秦明越发顺手了,身为大宝朋友之一,需要通过秦明来了解大宝的近况,怎么说呢,都显得林涛和宝哥之间,并没有很亲密,那这里突然这么热情搂抱在我看来,很有些突兀。

且假如我没记错,虽然第一集时,林涛调侃过,说小姑娘,胆子这么大,以后叫你宝哥或者宝爷吧,但在大结局之前,林涛称呼大宝除了名字之外最多的是小姑娘,小丫头片子,结局是第一次这么称呼宝哥。

并且在前20集都没有过份肢体接触时,直接在这里跨越了男女之别了,这种强硬把大宝与他们算成兄弟情谊,刻意忽视大宝女性的身份,很不一般哈。

这里还有一个很微妙的地方,在秦明关心大宝恢复如何,“我也死不了”这个也字,还记得上面林涛的回答“死不了”嘛,那么问题就来了,大宝在外面偷听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