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魏何二

这是妄想 怎也说不上

“我的不幸,恰恰在于我缺乏拒绝的能力,我害怕一旦拒绝别人,便会在彼此心里留下永远无法愈合的裂痕。”

我的马鸭!!!!!我TM真的搞到真的啦啊啊啊啊啊!!!!我要吃两碗泡面!!!

一杯奶茶西米露:

20181005全天山花糖总结

感谢群内小伙伴提供图片等帮助!

顺便代群主 @山断寒 太太发个群宣:

欢迎加入魏白‖梦想是甜过正主,群聊号码:865194517

(本群魏白不拆不逆魏白不拆不逆魏白不拆不逆)

啊啊啊啊啊这个生爹啊啊啊啊为什么那么像沈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么我可不可以想一下生哥喜欢沈巍是因为缺失父爱😭😭

好看哭😭😭😭😘

文武猪蹄儿:

手写✍️

🎵未梦及半

“ 你是九月的梦中浓冬,而我躲在梦里边。”

|🌙

@手寫協會-LoH 

绝望是一朵花,开在春风里的花。

linali的小星球:

绝望自有绝望的力量。

等大家来投喂٩( ๑╹ ꇴ╹)۶

“想让你给我留个刺青,我想和你共度余生。”
“周礼物。”

“新欢。”
“你是啊,绝对是。喜欢死了。”

“希望萧老师永久快乐,任何选择过后都洒脱。”

“周先生,你三十五岁的时候遇见我,我希望……你余生都有我。”

熟人会将你猥 /亵
陌生人会绑架 强 /奸
是不是我应该选择立刻去死

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好
不值得我们努力

望周知。

想看巍巍追妻火葬场,又想看生哥宠面面,想看巍巍吃生哥的醋,想看全世界都爱我面面,都心疼都喜欢的我面面

这不就是刚怀孕的Omega嘛😭😭
  一个人坐在窗边,才三个月的肚子刚刚显怀,胎儿还未安稳,这个Omega却心绪不宁,思绪不知飘向了哪里,大约是等着他的心上人,他的Alpha,他的魏将军凯旋,等待着魏家军胜利的消息。

【魏白】魏总裁和白秘书(五十八)【完结】

太太我舍不得😭😭😭😭😭😭😭😭

D卡·豆豆黄:

明侦角色衍生文 理论上的魏有钱x白保险


cp有魏白和双北


私设有 不上升真人


这里是 以前的文




 “..你在说什么?”
  
  一时间研究中心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震惊了,最无法想象的当属何香水,他猜测到挚友应该是有计划的死,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下手的居然是他掏心疼爱的亲生儿子。
  
  “贾羽...贾羽...”
  何香水大脑一片混乱,湿着眼眶抓住贾羽,“.....他是你亲生父亲啊?”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贾羽挣开何香水,近似咆哮地对着哭喊,那么长时间压抑的悲伤终于得以释放,“....当年要不是我碎了他的尸体,你以为..你以为还能蹦跶到现在!?”
  
  身处局外人的鸥侦探率先反应过来,身为女性的她对贾羽更会富有同情心,但是作为侦探必须理智,偷偷吸鼻子藏下悲伤,冷静问贾羽:
  “贾羽,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年前...哈哈...”
  贾羽悲切望天,眼泪流不停,苦涩笑着揭开了秘密:
  
  “爸爸和何老师,是贸易上的好伙伴,也是无话不谈的挚友,当年撒老师离开,何老师找不到他,便向爸爸诉苦,爸爸动用所有关系才打听到撒老师做缉毒工作去了,可惜实在是没法联系到人,而何老师为了找到撒老师,不惜把地下交易搬到台面上做——四年前他以干花草为掩护,做了一批毒品运回国,同时向警|方放出风声,说最近有一批毒品到岸...”
  
  鸥侦探想起搜集到的碎尸案受害者资料,叹气道:“你爸爸把所有的罪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包括准备买保险,准备死亡通知书,其间....是否还有别的方法可以阻止这批毒品到岸?”
  
  贾羽摇摇头,淌着眼泪继续:
  “他从一开始就瞒着爸爸和妈妈,突然要求增货,说只是普通货物,爸爸因为帮他打听撒老师的下落,认识了几个海关的人,他们告诉爸爸警|察已经在秘密组织专家,并且早就开始严查从美国来的船...爸爸知道他在美国常有地下交易,刚好又碰到撒老师的事,觉得蹊跷,就找了“识货”的人去看那批已经装箱的干花草,果不其然...那些干花草的种子里封着毒品....但是已经没办法,当晚他的人已经把货送上了船,还派杀手把守,拦不了货,爸爸只能塞钱给了船运公司,让他们改了送货人和收货人,本来送货人是何老师,收货人是他自己...他把送货人改成了自己,而收货人是妈妈...这样,就撇清了何老师跟这箱货的关系...”
  
  何香水痛心疾首:
  “为什么..我可以保他...为什么要这么傻...他明明可以全身而退..”
  
  “全身而退...什么全身而退...”
  
  在贾羽看来何香水说的话就是天方夜谭,他鄙夷看着何香水:
  “要是给钱能解决问题的话,爸爸就不至于牺牲自己保全我们了!!你知道当时警|察怎么去码头查的吗,几十条龇牙咧嘴的缉毒犬,黑衣黑裤的警|察密密麻麻在码头等着,来一艘查一艘,一箱箱开着检察,一个都不放过....你以为被查到了他们能看中你那点钱放过你?....他们最不怕的就是得罪你做生意的...哈哈哈,是,你倒好,被查出来还可以呆在美国,大不了一辈子不回去,但是爸爸妈妈,甚至小姝都会被牵连进来!!他们就是老实人,本本分分做生意,从没干过坏事....凭什么要替你承担这个结果!!”
  
  鸥侦探再次叹气,等贾羽平静之后再次惋惜问道:
  “当时那批货记录从美国运回国内要三周时间,所以...这三周时间,你爸爸就去准备了所有的手续?”
  
  “没错,他让何老师给他买了巨额保险,受益人是妈妈,那时候妈妈的彩妆公司已经跟何老师有合作,也有一部分资金投入,何老师算是股东之一...但是那时候最大的股东不是妈妈,是他的老师,市长母亲——所以当时爸爸冒险把收货地址写到妈妈公司,万一被查出来,好歹有点力量,上面能有点权力帮妈妈担责...”
  
  何香水想起那晚被友人灌醉时的情景,酒过三巡,醉得一塌糊涂,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要答应他买保险,只记得当时给白秘书打电话准备手续之后友人带泪的笑脸,还说些什么你自己好好想着活...当时他以为友人有什么喜事才开这番玩笑,没想到竟然是早已准备好的遗言。
  
  后来何香水得知友人死讯的时候他是愤怒的,计划中断是其中理由之一,联想到之前被骗买保险更是怒不可遏,曾经共担风雨的挚友,一句话不说就离开,人就这么死了,计划也毁了,连一个理由都没留下。
  
  “那..”
  何香水浑身颤抖,此刻才终于了解到友人的用意,可惜一切已经太晚,“....你爸爸,是什么时候知道你是他亲生的?”
  
  贾羽苦笑,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当他告诉我这个真相的时候....他已经把刀插进自己的身体里了.....”
  
  贾羽闭上眼,父亲在码头自杀那天的情形历历在目:凌晨三点半的夜幕,零零星星点着灯火的小码头,黑暗中隐约看到父亲跪在地上,脚下的血滩不断在扩大范围,用尽生命给予他慈爱的笑,冰凉粗糙的大手覆盖在他头顶,问他,小羽,叫我一声爸爸吧。
  
  【小羽...儿子...当年是爸爸没用,是爸爸对不起你.....你要好好保护妈妈和妹妹...别怪你何老师...你这条命...是他给的....】
  
  “爸爸提前赶到码头,同时告诉警察这里有从美国运送毒品的船到这里,他...嘱咐我一定要碎了他的身体,拖延警方办案时间,在这期间一定要拿到保险赔偿,为妈妈和小姝出国做好准备,我照办了....我..我们都没办法...我叫他第一声爸爸,就要眼睁睁看着他自杀...还要把他的身体...砍成一块一块....我....”
  
  悲伤到了极致,贾羽反而变得平静起来:
  “哈哈...本来死亡通知单该我去拿的...可是医院告诉我,这个要配偶或者血亲才能拿到...可是我明明是他的血亲啊....后来我实在是没办法,我只能告诉妈妈,又让她和小姝崩溃了一次...妈妈拿到死亡通知单打电话去质问何老师.......”
  
  一直沉默的白秘书开口了:
  “所以你当时你说叔叔得的是肺癌,是因为没有看到通知书上写的是什么吗?”
   
  贾羽点头,“没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情绪很激动,我只隐约听到肺癌之类的,就以为是肺癌...电话里何老师威胁她和小姝的人身安全,并且为了下一个计划要求她去接触魏大勋,妈妈没办法,只得照做...于是我就利用了何老师的威胁,按照爸爸的计划,拿到赔偿之后强制将妈妈和小姝送出了国...而何老师以为妈妈和小姝是逃避他,又命令我掌管了妈妈的公司,方便以后为他所用...”
  
  贾羽抬头看了眼魏总裁和白秘书,又继续道:
  “直到去年何老师开始重启郁金香计划,需要妈妈的协助,又威胁妈妈回国,于是我就碰到你们...何老师给我和妈妈的任务并不一样,她只是要夺取公司,而我是要杀人...但我不能向妈妈暴露身份,只能暗中助她完成任务,保护她和小姝...”
  
  眼前这个同龄人背负的比他想象中的实在是要多太多,魏总裁终于彻底懂了贾羽仰天无奈的那句活着,他把悲伤深深埋在心底,这条路上他只身一人,必须要使自己强大起来去保护最爱的人们。
  
  魏总裁心里不是滋味,“小姝现在...还不知道你是他亲哥哥。”
  “我知道,爸爸走后妈妈就有意识让小姝疏远我,转而让她近你,还时不时强调我是小姝哥哥的身份,我猜妈妈应该知道了,并且想瞒着小姝...魏大勋,要不是那天你去找妈妈,我还不知道,妈妈早就知道我是杀手的事实...我更不可能知道...何老师重启黑色郁金香计划,竟然重蹈当年覆辙....”
  
  贾羽眼泪继续无声滑落,“我不能让爸爸白白死去,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阻止何老师...”
 
  对于何香水,比起白秘书恨得干脆,贾羽始终无法忘怀何香水的养育之恩,父亲临死前,或许是出于何香水拯救自己的恩情,也或许是念着几十年的交情,始终没有抱怨何香水一句话。
  
  贾羽还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自嘲地笑了笑。
  众人无言,只剩下压抑的呼吸声。
  
  选择与被选择,欺骗与被欺骗,保护与被保护,无数计谋交织的背后有多少悲哀和无奈,随着真相浮出水面而渐渐明朗。
  
  “何老师,收手吧,”
  贾羽的恢复了往常的语气,“既然撒老师也来了....”
  
  “贾羽,”
  何香水笑了笑,颤巍巍走近贾羽,贾羽以为何香水情绪崩溃正要搀扶他时,何香水却猝不及防地拔出了贾羽插在腰间的枪。
  
  空气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你别激动,”
  撒天才见何香水拉开了枪保险,立刻走上前,“有什么话好说,我跟你走。”
  
  “你跟我走..哈哈...你当然要跟我走....”
  
  何香水又哭又笑,伸手毫不犹豫对准撒天才开了一枪,砰一声子弹穿过撒天才的肩膀,见撒天才痛苦倒地,何香水流着泪哈哈大笑:
  “这一枪...是你这几年欠我的....哈哈哈....”
  
  撒天才捂着肩膀,兜里的和警方联络用的手机传来消息,狙击手先一步抵达研发中心,可他没有看到屏幕上的字。
  
  何香水抬手又朝众人胡乱开了几枪,霎时间尘埃四起,魏总裁抱着白秘书躲到了墙角,鸥侦探的助手为保护鸥侦探两人背部都中了枪,血流不止,鸥侦探异常愤怒,“何炅,你疯了?!还嫌伤的人不够吗!!”
  
  “怎么够...”
  见众人不敢靠近,何香水又笑起来,反手拆下弹夹,发现还有三颗子弹,又恍惚自言自语道:“够了,只要魏大勋死了,小白,还有撒,能跟我回家,就够了。”
  
  “你休想!!”
  白秘书挣脱出魏总裁的怀里,整个人挡在魏总裁面前,愤怒道,“...你要杀他,就先杀我!!”
  
  何香水怔忡,“小白...你不要何老师了...?”
  “你只要不杀他...我就跟你走!!”
  
  “不行...不行...魏大勋必须死...他把我的两个孩子洗脑洗成这样...不行....贾羽....还有你妈妈和你妹妹...哦对...他们还被我软禁着呢....贾羽,贾羽你也不许管她们,你也必须跟我回去,听到了吗!!”
  
  何香水再次举枪对准魏总裁,白秘书丝毫不让,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生生拦住了想做点什么的魏总裁,何香水大怒,“小白,快让开!!” 
  
  
  蹲在一边的贾羽,凭着多年用枪的敏锐,察觉到了即将发生其他事情。
  身体本能地开始行动,向某一个方向跑去,在千钧一发之时,张开双臂,划开一片金色的尘埃。
  何香水举枪瞄准了白秘书的胸口,孩子最后依旧还是抛弃了他,食指已尽扣上了扳机,要按下的那一刹那,有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身后。
  
  紧接着是一声闷响,
  身影跪落在地。
  
  “贾羽...贾羽...?”
  射向白秘书的枪终究没打出去,何香水回头,大脑一片空白,手里的枪滑落在地上。
  
  贾羽捂着胸口,
  身下一片刺眼的红,不断坠落,再不断扩散。

  何香水愣愣看着贾羽,又愣愣看着窗外,此刻警车呼啸而来,研发中心已经被警察包围。
  
  “小白...快去....”
  撒天才示意,白秘书立刻反应过来,冲上去制服了何香水。
  
  “贾羽,没事儿的,我给你止血...”
  魏总裁跑去,慌忙找着能止血的东西,却被贾羽制止,贾羽轻咳,嘴里不断涌出鲜血,笑着摇头,“算了...已经打到肺了...谢谢....”
  
  “别说话!”
  魏总裁死捂着贾羽伤口,红了眼圈,警告贾羽,“我跟你说,小姝和芸姨还在等你回去,你不准有事,听到了吗!”
  
  “哈哈....”
  
  贾羽抬头向被制服的何香水,用尽力气扯住他的裤脚,低下头,意识已经开始涣散:
     “何老师...我知道...您当初为了救我....吃了很多苦....我...这条命...我还给您...求...求求您....放过妈妈和...小姝...”
  
  白秘书眼睛也红了,他不想揣测恩师到底是什么心情,大家都失去太多,望着满地血迹,他丝毫没有松手,他记住了魏总裁的话,现在手下这个人,必须要去承担他的责任。
 

  “贾羽,醒醒,别睡!!”
  魏总裁焦急看着门外,鸥侦探先一步出去找警察汇合,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
  
  “大勋,”
  电话那头鸥侦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警|察来了,他们救出了贾芸和贾姝...”
  
  “让她们过来了,快点过来,”
  贾羽面色惨白,胸间血还在不断往外涌,魏总裁的手已经按到没了知觉,他很慌,“鸥姐,医生呢,医生跟着来了吗!!贾羽他...”
  
  “医生在路上了....在路上了,”
  鸥侦探也带着哭腔,“叫贾羽坚持住!!让他坚持住!!”
  
  “魏大勋...”
  贾羽笑,深知自己撑不到医生到来了,轻轻抓住魏总裁拿手机的手,“帮我给..给小姝打个电话好吗...”
  
  魏总裁拨通了贾姝的电话号码,那边贾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两天有两个自称是哥哥朋友的人来探望,就突然被警|察抓了。
  
  贾姝接起魏总裁电话,“喂,大勋哥哥。”
  
  “小姝,”
  魏总裁焦急万分,“现在贾羽想跟你说两句话...”

  话音未落,电话便被掐断了。
  魏总裁再次拨通,贾姝又一次掐断。
  
  “算了...让我...给她留言吧...就这样吧...”
  两行泪悄悄从贾羽眼边划过,接过魏总裁的手机,用尽力气缓缓道:
   “小姝...哥哥..答应过爸爸....要一直保护好你和...妈妈....对...对不起...哥哥已经..不行了..只能陪你到这儿了....”

  肺部一股温热逆流涌上,贾羽咳掉鲜血,死命抵抗着昏睡感,将生命里最后一丝温柔给了妹妹:
  “下辈子...哥哥一定...一定会当你男朋友....再来保护你......”
  
  带着未完的愿望,
  贾羽的手无力垂落在地上,渐渐停止了呼吸。
  

  半分钟后,贾姝的电话急促打来,惊哭着要找贾羽,
  可惜回应她的,只有微信里的那段录音。
  

  鸥侦探终于带着警|察赶到。
  见贾羽已去,她不禁落泪,半晌,又去扶起撒天才,撒天才弓着腰婉拒,径自走到警察那里,交涉一阵之后,又走向了白秘书和何香水。
  
  白秘书看了看撒天才手里的东西,
  自动放开了手。
  
  咔嚓一响,撒天才将手铐亲手锁在了何香水的双腕上,两人没有眼神交汇,何香水便让警察将何香水带走。
  
  鸥侦探走近撒天才,望着何香水的背影,摇头笑道
  “这一拷,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
  撒天才也望着何香水,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我都会陪着他。”
  
  至此,
  黑色郁金香重启计一案,在众人的全力努力下,正式告一段落。
  
  
  现场警察还在忙碌,
  魏总裁和白秘书相互搀扶着走出研究中心。
  
  阳光照满全身,湛蓝的天幕,晴空万里。
  有架飞机远远飞过,两人不约而同回头望,
  
  在那个闪亮玻璃顶里,
  一大片耀眼红色郁金香,开得正艳。
  
  
  
  尾声。
  
  两个月后,白秘书的公寓,某天傍晚。
  魏总裁和白秘书恢复了正常工作,和贾芸的设计师团队合作也进入正轨,公司规模准备扩大,全公司上下都忙得不可开交。
  
  “工作工作,说好工作不带回家的,”
  魏总裁抱怨着白秘书眼里只有报表和资料,走过去拿走把又要被扔白眼,就扯扯报表一角,“白,不是要去撸串吗,不走啦?”
  
  “也不知道是谁留的工作...”
  白秘书镇定扶了扶眼镜,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低调闪着银色的光,“烧烤,打包,今晚报表必须审完。”
  
  “是是...”
  魏总裁怎么觉得白秘书越来越有一家之主的气势了,在第n次头碰到大门之后,暗暗下决心要早点搬出去。
  
  “白,要不要加蒜!”
  “要!还要多放孜然!”
  
  魏总裁关上门,拿出手机,三分钟前刚接到设计师的短信,里面是他和白秘书的新家设计图。
  
  又是一封邮件,常去那家西装店发来的,魏总裁点开图片,不自觉嘴角上扬。
  
  邮件里写着:
  【亲爱的魏大勋先生,您好,为您定制的两套男装礼服已经送到,请问这周五您是否有时间,和白敬亭先生来试穿一下?】
  
 

  
  《魏总裁和白秘书》 全文完
 
   
  
  bo:
  终于写完了...
  感谢所有看文的小伙伴,这半年时间,非常非常你们陪总裁和小秘书到最后,谢谢你们的留言,你们的鼓励和支持,也是我码字的重要动力之一,再次谢谢你们这半年的陪伴!



  正文到此就全部结束了,第一次写长篇,码字途中有些遗憾,但是遗憾留作当下一个新文的希望,新的文已经在筹划中,争取写得更加成熟!但是总裁和小秘书的故事还没结束,双北的结局,还有总裁和小秘书未来会遇到的事情,将以番外的方式呈现出来,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继续关注,总裁和小秘书还在等着你们(*´꒳`*)
  
  再次谢谢,谢谢你们陪伴总裁和小秘书到这里!!



                                                                                          D
                                                                                          2018.8.9
  



我所有的无所畏惧
都是装出来的
其实我很怕
怕得死
什么都怕
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害怕
对所有事物都有提防心
怕一切可以伤害我的东西
不管是身体
还是精神
我都怕

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好
一点都不值得奋斗
这么自私自利的人类
为什么要活着啊
你大大方方为人着想
人家说你傻 利用你
你自私自利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人家说你没良心
不想成为后者
真的不想变成那样的人
心里难受
真的好难过
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好
一点都不值得努力奋斗
连呼吸都觉得难过
我怕
我真的
我真的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不值得
人间不值得
活着不值得

无人之境

无人之境
*婚内出轨
*听歌有感而发
*设定OOC都是我自己
*杠精杠精求你别看我谢谢你
*一切的词语都是我的恶趣味,与真人无关




  男人的西装、领带、衬衫与西裤,从酒店房间门口一直散落绵延至床下,身上的一切束 缚被随意而嫌弃地扔在地上,床上的两个人,剥下了面具,拥有的是最真实的彼此,没有聚光灯,没有摄像头,没有开始和结束,有的只是两个人耳鬓厮磨,肌肤相贴,弄玉偷香,喘 息与低 吟,笙笙不止,欢快至已不知自己姓甚名谁,混忘了世间,不论天地,只争朝夕此刻…


  酒店的顶灯,灯光昏黄,肆意跳跃,像小时候看过的万花筒,里面掉落着粉亮的光片,一只手操纵的它旋转,变换出不同的形状与色彩,一转一看能痴迷地玩上一整天,小时候只觉得好看,如今想来跟这做 /爱也没什么分别,都是一样跳动着情欲,皮肤上闪着色 /欲的光,眼神迷离,脑子也被这荷尔蒙迷惑了,不断引诱着更深一点,更进一点,更快一点,即使这一动作,两人已上演无数次,但还是如初尝爱欲的小孩儿,食髓知味不断索取着…


  大约是性 至,一人侧躺在床边一侧,半边脸埋在枕头里,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又或者是只是在发呆,另一个半坐起吞云吐雾着,迷蒙间是男人脸上尚未褪去的潮 红和情 欲深壑勾勒的双眼,眉梢上都带着醉人的暖意与情意,那夹烟的手,修长有力,只随意搭在一旁,也是那无法描绘的沉重油画,无名指上的银圈,是一切的光亮也是终止。


  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的沉默,仿若刚刚恩爱缠绵不休的不是彼此。


  终于



  抽着烟的男人,将烟按熄在床头柜上,声音沙哑低沉,只低着头缓缓地轻声说:“哥哥,我是真的喜欢你。”躺在身侧的男人没有动作,也许久没有出声,就这样不说话,两个人的呼吸声在这诺大又安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最后,不知是谁嗤笑出声,躺着那人起身将落在地上的衣物穿戴好,直到关门离开都没有看那人一眼,只在离开前留下一句“我爱你。”

  靠在床头的那位,沉默地点燃起另一根烟,没有多余的动作,不知道是不是抽的猛了,呛住了气管,哽住了肺,掐住心脏,一声比一声更痛苦的咳嗽从他身体里迸 发出来,咳着咳着也似乎感觉到了一些快乐,竟笑出声,可能这样会好过一些吧。


  烟头掉在房间地毯上,点点火光在地毯的细绒里闪着凉,那小火的苗头已经燃起,一杯凉水将它泼灭,浇熄了那火,做出动作的一切,他都是冷眼旁看着。


  一丝丝焦糊味飘出,窜进他的大脑,提醒他一切一切都是痴心妄想 异想天开,都是他白日宣 淫的白日梦,痴迷的美丽的梦已经离去,徒留造梦的理想家留在此刻,告诫他祸来神昧,告诫他不要乐极忘形,不要贪图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可这天地确是无情,不合规就是不允许,哪怕你们再多么相爱,再如此相爱,两人也是在没有阳光没有人可以看到的地方。


  即使那地方多么富丽堂皇,两个人约会情调也如同在昏暗寂静的地下室里偷 情,没有风可以吹进来,没有其他多余嘈杂的声音,除了两个人疯狂的 做 /爱 /高 /潮 /射 /精 、说不完道不尽的甜言蜜语、色 /情露 /骨的情话和肢 /体器 /官的调 /情,他也始终没有一句承诺,没有如同那个女人一样的承诺,他的嘴上说着最喜欢你,你也知道他是真心的,可是无用,月光都不肯照亮情欲深处那道背影,没有事物可以为他们的爱情证明,情话终会被劲风散去,身上留下的吻 /痕 青 /紫都会消失,不曾将他文在心口,文在皮肉上,待到腐肉离世也是要被燃烧的,一切都是无解。



  “如若早三五年相见,何来内心交战。”

  整理自己,带上自己伪善爱妻者的好好面具,关上房间所有的灯,骨节分明的手停留在了开门的把手上,冰凉刺骨,好像有海水将他淹没不能喘息不能呼救,自己的双腿绑上了几百斤的铁砂,脊背上插满了带着毒液的尖刺,五脏六腑被一把匕首浑来搅去,喉管被割开,呼吸都被噎住气息,近乎下一秒就要立刻死去,只剩下一颗心脏,等待它的自生自灭。但他知道,在这个世界,死亡是最容易的事情,他不能,也舍不得,舍不得的很多。



  终是,拉开了门,离开了房间。

“这世上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很美妙,特别在今晚。”

从李现,张若昀,白敬亭,魏大勋,朱一龙,白宇,兜兜转转又回去了,娱乐圈 真的是一个圈,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刚刚好够你认识新的,也够你怀念过去,想起那一把一把的刀还在自己心口上插着。

我的一个传销朋友

面面真的超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Norazhang12:

家有两熊孩子怎么办?
我就想试试蜡笔小新画风_(:з」∠)_

画了3个头像,喜欢自取:这里


哈哈哈哈哈太太画的超可爱哈哈哈哈

Norazhang12:

好像有人说要小新风头像,我就画了3个,喜欢自取。

做表情包也可以~

早上画的沈巍一家:点击打开


夜澜卧听风吹雨  铁马冰河入梦来

没错  原诗就是这样的

想定做一些登机牌  飞机票  ins小卡片送给大家,有没有人想一起来啊~~~~

“你我从此不再会有交集。”

你们两个人啊都点名批评过了!!上课还在偷偷说话,说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