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魏何二

这是妄想 怎也说不上

    16年的夏天我还在美术集训,我们的画室在二楼,旁边就是一个舞蹈室,每天放的歌不是玫瑰  恋人心  安河桥就是斑马斑马,真好啊,那时候我还没有十八,那是我记忆中最好的一个夏天了,不热,每天背着我的牛仔单肩包,撑着遮阳伞走在去画室的路上,虽然有在吃中药,虽然每天在画室有挨骂  有夸奖,那时候我们四个玩的还不错的坐在一起一边画一边聊天  开玩笑  讲相声  开开车  逗趣  笑笑河马啊,虽然不喜欢那个老师,也会在背后偷偷说他的坏话,不开心会和闺蜜坐着她的小电驴去吃年糕锅去喝啤酒,把一切不开心的郁闷的烦恼的担忧的全部倾泻出来,因为那时候啊,我知道的,我们只有彼此,虽然那时候觉得日子啊是真的难过,一秒一秒就像一月一年,天天盼着老师放学,盼着回家,但是,那时候拿着炭笔水粉笔,每天十多点钟回家,那些日子啊~那是我最难过又最开心的日子了。

@酒气 是你吧,傻批?

评论(1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