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魏何二

这是妄想 怎也说不上

【魏白】魏总裁和白秘书(二十)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魏总裁😭😭😭😭

D卡·豆豆黄:

明侦角色衍生文 理论上的魏有钱x白保险


cp只有魏白


私设有 不上升真人


这里是 以前的文






 “甄意吸毒...?他不是学化学的吗,怎么会沾毒品呢?”
  
  “不知道,我感觉像。”
  
  魏总裁仔细回忆昨天甄意的表现,从脑海里尽力搜寻着与之匹配的病状,以前他还在灰色地带做生意的时候,有混黑道的朋友遇到经济纠纷时时常会看到他们手下带伤的人,所以魏总裁看到甄意第一眼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他身上的淤血是强力的外因所致。
  
  而且淤血有紫的也有红的,明显是旧伤叠加新伤,肯定不止被打了一次,外加甄意那双时而焦虑时而恐慌的眼神,肯定是受到无法想象的精神摧残,才会彻底磨灭了以前天真活泼的性格。
  
  还有被甄心踩破的那颗小胶囊,其实那一瞬间他有闻到味道,是种很特别很清爽的香味,就好像是一场雷雨暴风后平静的热带雨林散发出的清新气息,可能像甄意说的,是特别稀少的味道,所以现在魏总裁都还能清晰回忆起那种沁人心脾的感觉。
  
  魏总裁一并回想了昨天甄心对待甄意的态度,他认为甄意的性格不像是对外结仇的样子,又没有谁有熊心豹子胆在堂堂甄家二公子头上动土,敢把他折磨成这幅病怏怏样子的人,他想,除了那个性格阴晴不定的大公子,没有其他人选了。
  
  可是甄心爱护甄意他也是真切地看在眼里,兄弟感情好不是假,所以魏总裁很疑惑,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让甄心对心爱的弟弟如此下狠手呢?
  
  算了,
  猜测也只是猜测,等下看到甄意的时候再问问他吧。
  
  
  魏总裁回过神来,扭头却发现一边的白秘书也在思考着什么似的:
  
  “白敬亭,白敬亭,”
  
  “.......嗯?”
  “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白秘书赶紧打断了如何完成任务的思考,带上早就想好的措辞,“我在想等下火锅吃什么。”
  
  “嘿,”魏总裁笑了,实在是觉得今天的白敬亭有点反常,扳着他肩膀问:“我说你要不要那么严肃啊,吃火锅那么高兴的事,用得着落着脸去想吗?”
  
  “是吗,”白秘书眨眨眼,撇嘴,随即把话题抛回去,“您才是,刚才一言不发,在想什么呢?”
  
  “我啊...不就是这哥俩的事情呗,感觉挺蹊跷的。”
  “再蹊跷也是他们家的事儿,您和甄意比较熟,等下您去跟他说话好了。”
  
  “是~是~”魏总裁知道白秘书对工作以外的社交都不感兴趣,“我去跟他聊聊,你就找话题把甄心拖着,我有点事情想问甄意。”
  
  “噢,好。”
  
  何香水并没有告诉白秘书如何在甄心那里拿到纯黑毒素的方法,如果今天是何香水安排的见面的话,那等下甄心应该有所行动,刚才白秘书思索的就是如何避开上司耳目从甄心那里拿到纯黑毒素,这下好,上司主动提出要跟甄意说事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对他来说已经是个绝好的机会了。
  
  
  “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
  
  甄心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二楼楼梯口,他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小意刚才做完了实验,有些困,在实验室里休息呢,我先领二位来参观一下实验室,待他醒了再跟二位道谢。”
  
  “也好,”魏总裁点头,以对甄意身体状态的揣测也觉得他应该休息,“那就打扰了。”
  
  上楼的时候,白秘书刻意离开了魏总裁一段距离,甄心在前面引路,站在实验室门口为他们开门,待魏总裁先一步迈脚跨进实验室,白秘书才跟上去。
  
  进门的时候他和甄心对了一眼,却只得到一个礼貌的点头,除此之外没有读出其他任何信息。
  
  白秘书也不急,跟上上司的脚步,静观后变。
  
  “这个实验室,挺大的啊,”魏总裁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身处的房间,各种试验器具和花的标本让他应接不暇,他回忆起研究黑色郁金香时候去参观的实验室,当时已经觉得很高大上了,但是跟甄意的私人实验室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不好意思,小意专业是研究香料的,这些东西不能见光,所以实验室光线不是很足,”甄心打开了实验室墙上的挂灯,一个个蓝幽幽的照明顺着从外到里的顺序点开了,往里看去里面全是装着黄色药瓶的架子,冷冰冰的没有温度,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周围蓝光极像墓地里的鬼火,而在那些架子的后面,就是阴曹地府的入口。
  
  “你这儿...有点冷啊,喂,白敬亭,你你要不要去拿外套....”
  
  “我不用,”白秘书侧身看了一眼紧闭的实验室大门,门两边的机械锁早就在他们进门之后就牢牢地咬死在一起了,从进甄家大门开始就觉得异样的感觉这里让他得到了确定——甄心卖地的确是另有目的,只是没有何香水的指示他不敢轻举妄动,刚才没有从甄心那里得到信息,那么,现在该做的就是去寻找纯黑毒素所在的地方才行。
  
  还不能让魏大勋知道。
  
  
  “是的,小意研究的这些都是容易在常温下挥发的,所以实验室里温度低,”幽暗的蓝光下照得甄心僵硬的微笑极其诡异,“还请您见谅。”
  
  “噢,没事儿。”
  
  魏总裁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满满挂记着甄意,便问道:
  “甄意呢,你不是说他在休息吗?”
  
 
  “小意在那边睡着呢。”
  
  顺着甄心指的方向看去,在实验室靠窗的位置,一整墙百叶窗严严实实盖着落地窗,几道细微的阳光从窗缝之间溜进来,斜斜照在甄意身上的白色研究服上,像几根金色的利刺穿过他的身体。
  
  “喂,甄心,”
  
  魏总裁担心的眼神没离开过甄意的背影,外加见甄心态度软下来了,他也放下戒备打算说出自己的疑虑:
  
  “我说你,你弟弟到底怎么回事,他身上的伤......是你打的?”
  
  一瞬间一股更加阴冷的气息凝结在空气中,魏总裁没有感觉到,但是身后敏感的白秘书抓住了气息的主人。
  
  是甄心。
  
  甄心似乎感觉到白秘书的视线,抬起下巴整理了一下领口,并未回答魏总裁的问题,而是同样望向了甄意的背影,眼里一瞬间有了温度,柔情无限:
  
  “小意,他天资聪明,比起我家里人更喜欢他,也更器重他,但是他最喜欢的却是我...我大他三分钟出生,也就顺理成章成了哥哥,你说这世界上哪儿有哥哥不疼亲弟弟的道理呢~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他被欺负我替他出头,家里人给的好东西我从来都让给他...我为了照顾他,高中陪他读了理科,大学陪他出国留学....他研究化学,我去读生物,就是为了每天能看他粘着我,甜甜地叫我一声哥哥......你看,我弟弟是不是...”
  
  魏总裁没得到答案,怒打断甄意,“我就问你,甄意是不是你伤的!”
  
  “您急什么,那么大声也不怕把小意吵醒,他睡得正香呢。”
  
  甄心一点都不生气,继续幽幽地回忆过去:
  
  “我这个宝贝弟弟,他最喜欢这些香喷喷的东西,从早到晚就泡在研究室里,身上一天一个香味,知道的都知道他在研究这些,不知道的啊,还以为是谁家的花儿成精了,来招人喜欢...”
  
  “呵,你那么宝贝你弟弟还把他打成那样儿,你还真是有脸说这些话。”
  
  甄心似乎极其享受魏总裁发怒的表情,他眯着眼一脸不屑,继续道:
  
  “他是我的亲弟弟,我这当哥哥的....”
  
  
  
  “甄心。”
  
  
  白秘书泠冽低沉的声音打破了甄心的回忆叙述,前面魏总裁突然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下一秒他便回忆起来,这就是当时自己对抗甄老板陷入僵局时,冷静的白秘书为自己破局的声调。
  
  
  “恕我冒昧,”
  
  白秘书警戒询问的眼神像两把利剑,直指甄心:
  
  
  “甄意是不是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
  
  反应最大的居然是魏总裁,他的大脑空白了三秒,不可置信地转身看着白秘书,“白敬亭,你在说什么?”
  
  
  白秘书眼光依旧犀利看着甄心:
  “甄意已经死了。”
  
  
  
  “不可能,”
  
  魏总裁打心底不相信白秘书的话,连忙跑到甄意身边,生怕弄痛他身上的伤,轻轻用手抚着他的背,小声催促着:
  
  “甄意,甄意,我是魏哥哥,我来看你了。”
  
  甄意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没有回应他。
  

  “甄意,甄意,”
  魏总裁心里一沉,依旧不愿相信白秘书说的那句话,他抓紧甄意双臂摇晃:
  
  “甄意!醒醒!!我是魏哥哥!!”
  
  不知是不是摇太用力了,让他醒了,甄意突然抬起身,魏总裁见状,心里一阵欢喜:
  
  “甄意!我是....”
  
  
  甄意毫无预兆抬起身,又毫无预兆倒在了魏总裁的怀里。
  
  “甄意.....?”
  
  甄意睫毛长长卷卷的,乖巧地闭着眼睛,头无力地搭在魏总裁的肩头,脸色却是惨白,嘴唇呈酱紫色,鼻腔和嘴角都有血迹,而且部分血迹已经凝固成暗红色的血块,并不是才断气的样子。
  
  
  眼前毫无生气的身体,让魏总裁不得不承认,
  
  昨天还蹲在地上拿着小树枝兴致勃勃给他讲化学公式的甄意,已经不在了。
  他也听不到魏哥哥这三个字了。
  也不会受到任何伤痛的折磨了。
  
  
  
  
  “甄心,”
  魏总裁扶着甄意的遗体,惊讶于手里轻盈的重量,无可压抑的愤怒让身体里血液逆流,他咬牙切齿地瞪向甄心,一字一句下的情绪都想把他碎尸万段:
  
  “你杀了他。”
  
  
  
  “魏大勋!!你别碰我弟弟!!!”
  
  甄心跟发了疯一样狠狠推开魏总裁,把甄意紧紧搂在怀里,像一头疯狂的小兽一般对着魏总裁嘶喊:
  
  “你不准碰他!!!!”
  
  
  此刻只有白秘书保持着冷静,他把魏总裁强行拉到离甄心五米外的距离,上司离奇的悲愤他不是很了解,但是现在这种情形却是他需要的。
  
  从进门开始使眼色,甄心没给回应,而且动作表情极其诡异,环视了一圈实验室,也没有看到类似纯黑毒素样品之类的的东西,白秘书怀疑这次甄心的行动没有经过何香水的指示,是自发的一次行动。而且,主要目的并不是卖地,很有可能是自己的上司。
  
  那么现在关键筹码应该就是魏总裁了,白秘书无法预测走向,只能冒险来挑破这个局。
  
  
  
  “乖,小意,哥哥陪你...”
  
  甄心怜爱地吻着甄意冰冷的额头,随即掏出身上一根试管状的东西狠狠砸在墙角,刹那间,一圈两米高的火焰,张牙舞爪着,瞬间包围了房间四周,把出口都堵死了。
  
  
  甄心把甄意抱怀里,仰天哈哈大笑,面部表情极其扭曲,眼泪不断滴落在甄意的眼睛上,又顺着甄意的眼角滑落,笑声里充满绝望,和悔恨:
  
  “魏大勋!!!如果不是你杀了我爸爸,小意根本就不会去研究什么纯黑毒素!!!都是你!!你先害死我爸爸!!!又来把小意害死了!!!”
  
  
  “纯黑毒素!?甄意在研究纯黑毒素!?”
  
  
  魏总裁心里一直挥散不去的过去,居然以这种形式再次出现他的面前。
  
  为什么甄意会研究纯黑毒素,他跟孙基因有什么关系?
  那甄心来找自己复仇,会不会也跟孙基因有关?
  还有没有其他人也参与进来了?
  
  
  一大串疑问在魏总裁的脑海里闪现,可是给他考虑的时间并不多,现在面临的是更加危险的问题——
  
  甄心又向周围扔了几个试管,玻璃被扔进火焰里爆炸开来,玻璃渣四处崩裂,黑烟四起,魏总裁脱下西装捂住鼻子拉开白秘书:
  
  “他的目标是我!你快去看看有没有地方能逃出去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用的!!这个实验室铜墙铁壁,窗户全是防弹玻璃!!门也被我锁死了!!你们逃不出去的!!!今天就和我一起去陪小意!!!”
  
  “不可能!”魏总裁红了眼眶,“小意会去天堂,而你只能下地狱!”
  
  “地狱...?”
  
  又是无数眼泪从甄心眼里滚落,他深吸一口气,竟然赞同了魏总裁的这个说法:
  
  “对,对,我只能去地狱,小意他是天使,他只能去天堂.....”
  
  
  看着怀里像婴儿一般熟睡的甄意,甄心想起小时候甄意对他说的话,全身竟是像活生生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哥哥,为什么你叫甄心,我叫甄意呀?】
  【甄家兄弟,哥哥为心,弟弟为意,一心一意,兄弟以诚相待,是这个意思啊。】
  【这样啊!我很喜欢自己的名字!】
  【为什么?】
  【你看,我的名字里,也有哥哥的名字呀!】
  
  
  “甄家兄弟...哥哥为心...弟弟为意....一心....一意....兄弟以诚相待.......意里有心....而心却.....表不出意.....”
  
  
  甄心终于也哭出来了,如当初他弟弟那样哭得撕心裂肺,凄惨的哭声不断回荡在烈火熊熊的实验室里,当初抱着伤痕累累的甄意说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却又死命虐待甄意,踩碎甄意特意给他做的小胶囊的时候,也可曾想到自己也有今天?
  
  
  再怎么后悔,
  都已经换不回小意了。
  
  
  “哈...什么纯黑毒素....”
  
  
  甄心拿出兜里纯黑毒素的样品,是一个小小的白色塑料瓶,想起弟弟以前没日没夜研究的身影,摇头,看着塑料瓶苦笑道:
  
  
  “若不是这个东西,我们根本不会这样....”
  
  
  伸手,砰地一声,
  将塑料瓶扔进火里。
  
  
  眼见实验室里的火越烧越旺,黑烟浓雾熏得他双眼模糊,喉头剧痛,甄心再次把甄意紧紧抱在怀里,拿出身上最后一根试管,他恶狠狠地看着前方寻找出口的魏总裁,用尽全身力气,用嘶哑的嗓音向他喊出最后一句话:
  
  
  “魏大勋!!!我们地狱见!!!!”
  
  
  话毕,甄意闭上眼,打开试管的塞子,将里面的液体倒在自己身上,一股浓烈的酒精味散发在空气里,很快引来了旁边火焰的疯狂舔舐——
  
  
  
  魏总裁眼睁睁看着甄心抱着甄意被火海湮没,心里悲痛还是酸楚,愤怒交织在一起,纯黑毒素那四个字勾起了他最不愿意回忆的一段往事,他一再逃避,却还是一而再出现在生命里。
  
  
  “白敬亭...!!你那边找到出口了吗!”
  “没有!!”
  
  白秘书全程以第三者的身份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如同甄心所说,窗户玻璃都是防弹玻璃,椅子根本捶不开,更别说那些更小的瓶子罐子了,屋子里黑雾弥漫,他也被呛得难受,这样下去就真的样要闷死在这里了。
  
  怎么办...如果有什么能划开玻璃的...
  划开...?
  
  白秘书灵光一闪,抽出背后的那把刀,使尽力气往玻璃上划了一个圈。
  再举起椅子,用椅子脚一戳,
  
  居然把窗户戳开了!
  
  白秘书心里窃喜,但是这么小一个洞根本不能在短时间散去这些毒雾,但是他能确认的是自己可以保命了。
  
  
  以及完成何香水给的所有任务。
  
  
  甄心扔出的纯黑毒素样本在火墙里反弹了出去,刚好滚到了他的脚下,以防万一,他通过小孔把瓶子放在窗外阳台上,这样既不会被魏总裁发现,也免于受到烈火的侵扰。
  
  
  接下来——
  
  分离的时候到了。
  
  
  白秘书把刀藏在袖子里,集中注意力一步一步靠近魏总裁,屋内浓烟滚滚,魏总裁浑然不知白秘书那边发生了什么,还在不停寻找可以打开的地方,多远看见白秘书的身影,魏总裁一边踢门一边问:
  
  “白敬亭!你那儿窗户打不开了?!”
  
  “打不开了,我来帮您。”
  “这边儿烟大,要熏着你!!”
  
  
  “没事,您等我。”
  
  【再见了,魏大勋】
  
  “你去看看那边墙呢!有能砸开的地方吗!”
  “我等会去。”

  【这一年其实跟你过得挺开心的】
  
  “你往我这儿来啥!咳、咳!你快去窗户那边!那边或许通气!”
  “我过来陪您一起找出口。”
  
  【我记住了你请我的火锅,给我买的零食,还有衣服,一起开过的会,出过的差,一起遇到的人,还有你给我讲的课,一起过的除夕,还有那场盛大的烟花,我其实都记得很清楚】
  
  “咳、咳!!让你别过来!!怎么不听话呢!”
  “………”
  
  【你的笑,和你的心,我都收下了。】
  
  “白敬亭你有病啊!!赶快滚过去!”
  “………”
  
  【剩下的痛,我会交给时间去处理。】
  
  “白敬亭!!!!!”
  
  
  
  白秘书握紧了手里的刀,
  身后是火光冲天。
  魏总裁就在眼前。
  
  
  
  【再见了,我最好的朋友】
  
  
  
  -tbc-
  
 

评论(1)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