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魏何二

这是妄想 怎也说不上

【魏白】你好哇

所有的平行世界都能遇见你,真是美好啊😭😭

南瓝:

#CP:明星大侦探角色不完全衍生#


给魏老师29岁的生贺!


大型OOC现场,背景经不起推敲。


下笔初衷是想写明侦里的11个老魏,结果误判了自己的手速,剩下的几位咱们明年再见(...)


BGM是大勋这个版本的《春风十里》


平行时空真是一个特别美好的事情,祝福的话不多说啦,还是那一句。


所有的平行世界都能遇到你。


 


 


0.


  各位观众大家好,今天是2018年4月12日星期四,农历二月二十七,欢迎收看本期《魏白48生日突击纪实》节目,主要内容有:


  *惊天内幕!将军府众人含泪爆料,少年神探竟做出这种事!


  *空巢老人痛斥年轻一代,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央视认证:你只需要这样做,消除疼痛有妙招。


  *干货!万物候春风,春季踏青全攻略,包您玩转夜湖镇!


  *新生代知名表演艺术家倾囊相授,演技是怎样练成的?


  *五十家讲坛今日看点:不流血的光荣演变,一代王权的和平更迭。


  下面请收看详细报道。                        


 


 


1.


  将军府近来不甚太平。


  丫鬟小厮一个接一个地涌进书房里告状,这样的盛况已经持续七日有余。丫头们个个委屈得很,嚷着让魏将军千万莫再让狄仁白下厨房了。


  魏将军刚从唇枪舌剑的朝堂上下来,实在听得实在头疼,好说歹说打发走好叽叽喳喳的众人,这才踱步至屏风后。里头那人一身湖蓝劲装,面上盖着把摊开的折扇,正窝在躺椅里睡得十分香甜。


  魏将军叹了口气,把那扇子揭开,戳了戳他轻颤的睫毛,而后半倚着屏风无可奈何地笑道:“还装呢,都听到了吧。”


  早清醒过来的少年神探小声咕哝了一句“没劲”,这才睁开那双璀璨星眸。狄仁白从躺椅上腾得跳起来,揶揄道:“我听得清楚,你府上的人可不太待见我。”


  魏将军耸了耸肩把人揽过来,低头扶正狄仁白跑偏的发带,顺着他的意思接话:“无妨,我待见你就成。”


  狄仁白撇了撇嘴别过头没说话,好似还在赌气一般。魏将军上手捏了捏他泛红的耳朵:“怎么突然对做菜来了兴致?”


  他家小白好歹也是皇城里长大的世家公子,虽不似京中纨绔子弟,可平素也是从不过问釜中之事的。现在一头扎进厨房里,成日琢磨这些油盐酱醋,倒也是稀奇得很。


  “我乐意。”小公子偏头看了魏将军一眼,挑眉道:“怎么着了,有意见?”


  “行行行,你可劲造。”魏将军凑得进了些,往狄仁白肩窝里蹭了蹭,“咱们商量商量,府上的小姑娘年纪轻轻的还没嫁人呢,就别拿她们试新菜了,你这下厨跟下毒似的。”


  狄仁白给他气得说不出话,恶狠狠地朝他“呸”了一声,一把夺回自己的折扇,呼啦呼啦给自己扇了一阵风。魏将军只是笑,而后半推半揽地把人带到厨房门前,这才摸了摸肚皮道:“饿了,给哥哥做点吃的呗,都让他们抢了先。”


  狄仁白心说你还知道吃味儿了,哼了一声道:“不怕我给你下毒?”


  “没事儿,哥撑得住。”


  魏将军朝他挤眉弄眼地做了个鬼脸,换来狄仁白一把飞来横扇。他眼疾手快地接了,半晌,趁着狄仁白和面的档口,故作深沉地补了一句:“说实在的,这手艺往后别危害众生了吧……”


  他道:“还是只荼毒荼毒我就成。”


  最后倒也没荼毒成,好歹狄仁白捧上来的是一碗像模像样的汤面。碗里一根极长的面条,吸足了汤汁后一圈圈盘在碗底,翠色的葱花星星点点地洒在上头。汤里卧了个煎蛋,蛋白边缘带着点焦黄,一眼望过去煞是好看。


  只听狄仁白道:“生辰快乐。”


  那碗面的热气袅袅腾腾地往上爬,曾经浴血之时也岿然不动的魏将军蓦地眼眶一热。少年神探平时意气风发的,傲气得很,如今难得紧张一次,别别扭扭地招呼他:“别咬断了,要长命百岁的才好。”


  长寿面讲究的是屡屡丝丝等同于年年岁岁,好似春秋都蕴藏在小小的白瓷碗里了。魏将军小心翼翼地把面条吃了个干净,而后猝不及防同狄仁白交换了一个残存着鲜香汤汁的吻。


  院子里头春光温柔,慢条斯理地攀进窗框里,斜斜地落在狄仁白的肩上。魏将军抵着他的额头,浅浅波纹似的笑从小梨涡里急不可耐地溢出来。


  他说:“一点儿都没断,一定百岁安康。”


 


 


2. 


  初春的早晨还是冷,春寒毫不留情地全往脖子里头灌。魏保安拢了拢领口,准备当个兢兢业业的看门大爷。


  路过的撒干事以为他正专心工作,心里还寻思着要不要给他加点工资。谁知道刚去接了杯水,转个身的功夫就不见他人影了。撒干事转头一看,哟嚯,敢情正忙着处对象呢。


  来人学生模样,顶着一副金属框眼镜,一头乱毛仿佛刚刚睡醒,裹着薄薄的运动服正半眯着眼仰头笑。见撒干事来了,连人带着包,一把就扑了过去。小伙子乐呵呵地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啊撒老师!”


  魏保安伸出一只手,提着人衣领把白小爷拽回自己身边,笑眯眯的像个人畜无害的大金毛。撒干事生无可恋地爬起来,心有余悸地整了整自家马里奥同款背带裤,心说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这么看着我,他自己扑过来的!


  罪魁祸首从魏保安背后探出头,悄咪咪吐了个舌头。饶是撒干事见惯了狗粮,也免不得想举起FFF团的火把,老年人扬起一个正经的皮笑肉不笑,非常有眼力见儿的远离了虐狗之地。魏保安这才扭头,扒拉了两下白小爷的蓬松卷毛:“怎么过来了?”


  魏保安是个黑户没法儿四处跑,白小爷却还是要上学的。这个时候也不是什么节假日,他本应当在北京,跟着导师四处挖土才是。白小爷晃了晃脑袋,把被拨乱的刘海儿晃回原位:“来给你过生日啊。”


  魏保安给他萌得心里软乎乎的,无可奈何地摊手道:“我这还没下班,你先逛会展区,待会儿咱们去吃火锅,好不好?”


  白小爷本来也有个和蒙古国相关的报告要写,正好在这儿参观一轮找点灵感。于是点了点头,把行李丢给魏保安收着,自己心无旁骛地看展览去了,时不时还往笔记本上写上两句,一副认真学习的乖宝宝样。


  魏保安拿着安检仪在三三两两的人群里四处转悠,得空了就溜达到白小爷跟前。白小爷往哪个玻璃柜站,魏保安就往那儿晃。再不然趁人不备偷偷在人脸上啄一口,继而又正正经经地巡逻值班。


  白·第二十九次写错字·小爷被他闹得头大,心说这保安鬼鬼祟祟的,看起来一点也不保安,赶明儿要提醒一下撒干事当心,别他这一屋子文物都被自家保安倒买倒卖了。


  给你惯的!没法儿学习浑身难受的小伙子笔记本一合,转头就往值班室走,边走边嚷道:“在我跟前晃来晃去的什么毛病啊,你们意见簿呢,我要投诉!”


  魏保安赶忙拉住他:“别啊我一个月总共就拿那么仨瓜俩枣的,你要投诉了该全给我扣没了,我还怎么攒老婆本娶媳妇儿?”


  他说这话的时候捏了捏白小爷的指尖,修剪整齐的指甲划过指腹,酥酥麻麻传递到心底的时候只剩下几丝缱绻的余韵。白小爷奶团子一样的脸不由自主地染了点绯红,磕磕巴巴地反驳:“……谁是你媳妇儿。”


  谁应谁是,魏保安小声咕哝。


  “你还上不上班了?!”


  再次接水路过的撒干事忍无可忍仰天长啸,心说何小哥再不回来这日子真没法儿过了,还下什么斗啊,家里崽子都要翻了天了!


  魏保安撇了撇嘴,成吧,也不急于这一时。男人屁颠屁颠地去继续坚守岗位,撒干事监工似的板着脸一路目送,等人走远了才叹了口气,把手里的文件夹塞到白小爷手里:“你拜托老何的事儿已经办好了,看看吧。”


  他道:“假条我批了,往后好好过。”


  白小爷作势又要扑上来,撒干事给吓得心里一抖,心说这个还是算了,摆了摆手打发走他。白小爷跟他诚心诚意道了声谢,转身一溜烟儿跑了没影。


  魏保安本来就时不时往这儿看,见白小爷来了便上前迎他。白小爷把手里的文件夹一把塞到他怀里,迫不及待地催促道:“你看!”


 里头装着张新办的身份证,还有一张去蒙古的机票。


  “有机会的话真想回去看一眼。”


  魏保安恍然想起来,自己曾望着阴霾的天空感慨过一次,说原野的天比这儿要蓝,偶尔会有鸟儿成群地飞过,底下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牧民。


  那时候的白小爷只是笑,听着他念叨草原上奔驰的骏马,还有天地间响彻长空的狼啼。一模一样的,这时候的白小爷也笑得满脸软乎乎的褶子,朝魏保安扬了扬手里的另一张同款机票。


  他道:“我带你回家吧。”






3


  “还疼不疼?”


  魏管家往掌心倒了些药油,搓热了覆上白邮差的肋骨,一下一下地给他揉着上边成片的淤青。半卧着的人脸色苍白,哑着嗓子笑了笑:“疼,浑身都疼。”


  男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一巴掌拍在白邮差屁股上:“……怕疼还逞能?”


  白邮差道:“左右都跑不了,能揍一个是一个,我又不亏……嘶,你轻点儿!”


  这一声可怜巴巴的,魏管家平日最受不了这个,最后还是只能任劳任怨地继续给白邮差摁。他沉声道:“有麻烦就跟我说,自个儿憋着算怎么回事儿。”


  白邮差平日的那些恩怨他也知道一点,挑事儿的是街头的一帮混混。为首的那个也是天使孤儿院长大的小孩,自小就和白邮差不对付。昨个儿拉帮结派地把人堵着,白邮差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他本来就伤筋动骨的,腰也被魏管家掐着,扭了两下发觉自己一身桎梏动弹不得,哼唧了两声道:“你别担心,那王八蛋也没落着好,我没受欺负。”


  ……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魏将军手上不动声色地加了力道,白邮差只差要痛呼出声了。男人见状还是没狠得下心,安抚地拍了拍他:“别乱动,揉一揉淤血散得快。”


  白邮差道:“我饿了,你做饭去呗?”


  “蹬鼻子上脸。”魏管家拧上药油的盖儿,冲他挑了挑眉,“想吃什么?”


  白邮差砸吧砸吧嘴:“……卤煮?”


  想得还挺好,魏·按摩小弟·管家直接没理他,闷头收拾医药箱。知道他带上门出去继续兼职伙夫,白邮差这才嗤嗤地笑到捶床。


  等白邮差迷迷糊糊醒过来,鼻腔已经萦绕着饭菜香味儿了,他瞥了一眼,都是些清淡滋补的菜色。


  算了,有的吃就行,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冷不丁又被人摁了回去。估计是才睡醒的缘故,脑袋还昏昏沉沉地转不过来,白邮差“诶”了一声表示没懂,魏管家叹了口气,舀了勺汤送到他跟前:“晾了一会儿了,不烫。”


  平常巧言令色的小狐狸难得听话一次,整顿饭都在乖乖地接受投喂。只不过没坚持多久,等魏管家收拾好碗筷回到卧室里,这家伙又不老实地把被子给掀了。


  把白邮差晃来晃去的腿塞回被子里,魏管家道:“好好休息,不舒服就叫我。”


  白邮差从捂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里探出半个脑袋:“哪儿都难受,你陪陪我呗。”


  他甚少用这样软了吧唧的语调说话,可怜兮兮的像个找不着家的孩子。魏管家不由自主温声细语地哄他:“我陪着你,我不走。”


  白邮差道:“我以后真不打架了,我保证。”


  “这话你都说活多少回了。”魏管家给他擦了擦嘴角的饭粒儿,“哪回做到了?小骗子。”


  “今天不一样,这次不骗你。”


  他朝魏管家勾了勾小指:“拉钩!”


  魏管家面色微动,嘴角挂着点温软的笑,伸手去勾住了白邮差的手,心说好吧:“那再信你一次。”


  ……没办法了,自己选的歪脖子树,凑合吊一辈子好了。 


  他问:“真难受?”


  白邮差道:“嗯,你亲一亲就会好。”


  魏管家伸手去探白邮差的额头,触手可及的是一片滚烫,估计是烧得厉害。他起身就要去找药,却被人拉了回来。白邮差软绵绵地爬到他身上,一把咬上他的唇,含含糊糊道:“磨叽,你到底亲不亲,快点儿的!”


  原来生病了这么撩人啊?


  魏管家搂着人摁进自己怀里,反客为主去撬他的牙关。男人扣着白邮差的后脑辗转厮磨,极具占有欲地攻城掠地。好半晌以后,亲得本来就混沌的人更加昏头昏脑,魏管家压低了嗓音凑到白邮差耳边,咬牙切齿道:“等你好了再收拾你。”


  白邮差眨巴眨巴眼睛,搂着魏管家的脖子笑:“怎么样,糖甜不甜?”


  他说的是方才接吻的时候渡到魏管家嘴里的那颗方糖,那是孤儿院里最甜的梦了——小胖子带着比他小几岁的骗子弟弟,蹑手蹑脚地跑到院长办公室里,去偷一颗他们能找到的唯一的糖果。


  魏管家点了点头:“很甜。”


  白邮差这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道:


 “那就好,新的一岁,总归是要甜一点。”






4.


  春困是克服不了的困。


  魏民谣打了个哈欠,心说即使有白读书陪着也克服不了。大巴车一路摇摇晃晃的,他困得不行了,索性靠着椅背睡得一塌糊涂,心里憋屈得紧。


  原本这个时候他应当躺在自家床上,舒舒服服地搂着白读书午休,而不是挤在几十个人的大巴里,逛他待了好些年的夜湖镇。想到这儿他气得睡不着了,抱着白读书的胳膊要福利,小孩儿给闹腾得没办法,只好红着脸悄悄亲了他一口。


  夜湖镇就坐落在白读书的学校边上,路程短风景好,是班上春游地点的不二之选。这次白读书本来是不跟着来的,而是要跟着何作家去北京参加一个讲座。谁知何作家临时变了注意,非放他几天假,直接买了票打发人走。


  白读书本来还愁没法儿给魏民谣过生日,想了想干脆在班上报了名,琢磨着拖家带口地游夜湖镇。谁知道魏民谣一听二人世界沦落成了集体活动,一把抢了白读书手里的炸鸡:“我对你不好吗?”


  白读书一脸懵比:“……你对我挺好的。”


  魏民谣手一摊:“那你还不跟我二人世界?”


  白读书重新拿了一块炸鸡咬了一口,另一只爪子在魏民谣胸膛扒拉着,非常敷衍地给人顺气儿:“小学生守则说的,要团结同学尊敬师长,热爱集体活动,这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个鬼哦。


  魏民谣暗自腹诽,心说你沉迷游戏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是个三好小学生呢。他抽了张纸给白读书擦了擦油乎乎的手,抓着人去了洗手台。水龙头哗啦啦流着水,魏民谣撸起袖子道:“那这位小朋友,来跟着哥哥学一学怎么洗手。”


  他这哄三岁小孩的语气十分欠揍,白读书恰到好处地翻了个斯文的白眼。小朋友憋了口气,给自己挤了点洗手液,手心手背搓一搓,搓出了泡泡之后猛地一吹,糊了魏民谣一脑门儿。


  白读书笑得狡黠,道:“你到底去不去?”


  魏民谣举手投降:“去去去,去还不行吗。” 


  于是大龄非单身男青年魏民谣收拾了一番,不情不愿地混进了一群十七八岁的学生里。小女生们胆大地很,凑到白读书跟前问:“白哥,这谁啊?”


  魏民谣正在不远处帮着垒野炊用的灶台,闻言立马偏头竖着耳朵听。只听白读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压着声音说了句:“……也没谁,就、就我对象呗。”


  某魏姓客栈小老板终于不再那么苦大仇深,心满意足地露出标准小梨涡。魏民谣心说行吧,好像集体活动也没那么讨厌。


  湖上吹来的风清清爽爽的,带来一阵徐徐杏花雨。魏民谣伸手接住了一瓣,就听到身后“咔嚓”一声快门响。白读书抱了个拍立得,眉眼弯成了一道清亮的月牙儿,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这边。


  魏民谣走过去,照片正好印出来。他斜瞟了一眼,微微一笑:“看不出来啊,原来你对象是真的真的很不错!”


  ……好吧,出门在外的给你点面子。白读书也没反驳他,好好地把照片收到背包夹层里,打算过些天去找人过个塑。他心里咕噜咕噜冒着一股藏不住的得意,好像是完成了一幅了不起的作品。他小声咕哝了一句:“是拍得挺好看。”


  此时湖面上传来几声船夫的吆喝,悠悠地拖着长音。白读书想了想,胳膊肘往魏民谣身上一戳,问道:“要不要去划船,咱们买两包鱼食,正好喂鱼去?”


  浮光掠金,杨柳随风,好一场春暖景和的人间四月。


  魏民谣把白读书拉到垂柳后头,摇了摇头说:“不了。”


  他笑了笑,道:“还是来喂我吧。”






5.


  在遥远的崇山峻岭里,栖息着一只来自远古的恶龙。恶龙秉性邪恶,平素作祟四方,从Farmer甄的地窖到Milk潘的牧场,各家各户都深受其害苦不堪言。


  时任治安官深谋远虑高瞻远瞩,深知倘若恶龙不除,村民们再也不能无忧无虑地跳一曲老年迪斯科。不愿无人尬舞的Strong何摸了摸腰间象征力量的牌牌,义无反顾地承担了屠龙……啊不。


  是叫醒Hunter魏去屠龙的任务。


  摸清了巨龙的习性,勇敢的猎人奔向了征途。


  临行前Milk潘苦口婆心地嘱咐他小心为上,据说这只恶龙吃光了地窖里的胡萝卜,还掳走了好几头奶流不止的大奶牛,是一只穷凶极恶的大怪兽。亨特魏摸了摸腰间的猎枪,心说你这说的怕不是只兔子吧。


  猎人魏一路寻着胡萝卜味儿找到了巨龙的巢穴,此时白小龙正慢条斯理地啃完最后一口胡萝卜。少年抬眸瞥了眼面前的不速之客,端起手边的半杯甜牛奶朝亨特魏晃了晃:“要喝吗?”


  亨特魏道:“你见过一只为非作歹十恶不赦的恶龙吗?”


  白小龙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没有。”


  亨特魏走上前,哥俩好自来熟地一把揽着他的肩膀,道:“哥们儿,我看你也是被那小畜生绑来的吧,不过不用怕!不瞒你说,我是杜斯特瓦德村最受欢迎的猎人,我一定能打败那只恶龙!”


  白小龙嘴角一抽,心说你们村里好像就你这一个猎人,他抬手朝山洞里头指了指:“那儿有牛,你可以吹一下。”


  亨特魏又问:“那你见过一只喜欢胡萝卜和甜牛奶的龙吗?”


  这次白小龙抿了口牛奶点了点头,嘴角还残余着点没舔干净的奶沫,他指着自己,很是配合:“那可不就是我吗。”


  果然是只奶兔子精!见惯了世面的亨特魏面不改色气定神闲成竹在胸,端着猎枪大吼一声:“受死吧小畜生!”


  白小龙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你再说一遍。”


  亨特魏英勇无畏地又一声怒喝:“受死吧小畜生!”


  令人闻风丧胆的巨龙先生“砰”地倒地不起。


  诶?


  ……来人啊这有人碰瓷!不是说好的和我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再拜倒在我的猎枪下,好成就我英明神武大好男儿的形象吗?我还没开枪你就给挂了,这一定不是我点的二十块钱的戏,差评!亨特魏哼哧哼哧把枪一扔:


  “你咋不按套路来呢?!”


  白小龙坐起身道:“我只答应说陪你过个瘾。”


  猎人先生一屁股在白小龙身边坐下, 薅了一把自己的刘海儿,心说爱情真是个让人头秃的东西。他道:“你这戏还没撒Beer好,消极怠工可还行?”


  白小龙心说那还是不一样的:“……我又没喝假酒。”


  他拍了拍手站起来,道:“已经满足你的生日愿望了,屠龙归来的勇士,要跟我下山去买新做的苹果派吗?”


  这个时间村子里应当排起了长队,全村的人都挤在Cookie晶家里等每日新出炉的奶油蛋糕和小甜饼。亨特魏从前也很喜欢去凑凑热闹,打猎回来正好给白小龙带一份热乎乎的胡萝卜吐司。


  猎人先生道:“你这就给我演了个五块钱的,总得给点补偿吧。”


  白小龙闻言“哦”了一声,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一双拳击手套戴上,握拳相击几下,满脸天真无邪:“那加套拳行不行?”


  确认过眼神,我媳妇儿不是一般人。亨特魏心里一凛,带着成倍飙升的求生欲跳了起来,圈着自家金刚兔子精就往下山的路上跑:“走走走,去晚了就排不上号了,人多着呢!”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白小龙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响指,深藏功与名。


  所以说,所谓真正懂套路的人,从来不说自己很有套路。






6.


  很久很久之前,芒果国住着一位最美丽的小公主。


  小公主皮得很,提着裙摆三两下爬上树, 手一伸就能从树底下拉上来一个同他一样高的骑士。接着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个红彤彤的苹果,在泡泡袖上蹭了蹭,嘎嘣一声咬得很是清脆,时不时往骑士那儿送两口。


  不成体统!


  国师气得眉心好几跳,同魏国王冒死进谏:“恕臣直言,还是别把公主殿下嫁出去为您出气……啊不、出力了,伤害到花花草草小朋友多不好。”


  魏国王深以为然,撸了一把下巴上没剃干净的小胡子,和国师达成共识:“不成家不立业,爱卿可有法子助攻一把?”


  国师大人呵呵一笑,还没来得及再出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主意,女装大佬魏小王子已经哐当踹开了衣柜的门。勋白雪手里提着一篮子苹果,扯着嗓子嚷:“嫁什么嫁,我什么情况你们不知道啊。” 


 提议把小王子当公主养的国师大人风里雨里回忆过去,深知往事黑不溜秋不堪回首,索性闭嘴不说话。魏国王心疼那一扇散架了的红木大柜门,一脸痛心疾首:“你不是在院子里爬树吗?!”


  勋白雪耸了耸肩:“我是个有野心的公主,总是有数不清的条条大路。”


  八成又在皇宫里挖了条地道,魏国王叹了口气:“那你想怎么着吧,一把年纪了还打算单着?”


  小公主清新脱俗地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假发: “谁单着了,我可没有!”


  那一篮子苹果放在案几上,魏国王伸手捞了一个,喜极而泣地咬了一口,心里琢磨着崽大不由爹,终于可以收拾收拾退休了。好半晌没说话的国师适时挽尊:“那真是可喜可贺,您什么时候带来见见?”


  勋白雪道:“早见过了,刚还跟我爬树呢。”


  国师眯着眼想了想,说那我还是收拾收拾跟着国王一起退休得了。


  魏国王几乎是迫不及待给他当场加冕,勋白雪一个苹果还没吃完,鱼贯而入的仆人已经给他收拾出一身像模像样的国王派头。


  一路围观的吃瓜史官提笔就写:一夕之间风云变幻,新的君主应运而生。


  史称——苹果王。


  前来护驾的Knight白瞥了一眼,嘴角一抽,心说你咋不叫红富士呢?


  芒果国最英勇的勇士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眼看大局已定,索性缴械投降。白骑士优哉游哉地挑了个苹果,在勋白雪的新换上的披风上蹭了蹭,非常抱歉地同国王和国师摊了摊手:“对不住了,实在是没赶上。”


  ……MMP哦。


  敷衍我的时候可以多加几块钱的真诚吗?


  魏·生活终于不再对我这只小猫咪动手了·国王中年嫁女喜极而泣,擦了擦专属于老父亲的一把辛酸泪,抓着国师功成身退。


  这种日子真的够够了。


  成功篡位的勋白雪就着白骑士手里的苹果咬了一口,指着窗外道:“看到了吗?这都是我为你打下的江山。”


  Knight·真所向披靡打江山·白笑而不语,勋白雪凑过来,问道:“你就不给我整点贺礼啥的啊,好歹我也是个坐拥天下的小皇帝,今儿个还过生辰。”


  Knight白拧着眉毛想了想,把吃完没地扔的苹果核塞他手里:“成吧,给 你,拿好了别掉。”


  少年骑士皮这一下乐得很,抱着剑笑得直不起腰。勋白雪耸了耸肩,心说也行,四舍五入就是一颗苹果树苗。


  把它种在足下万顷疆土里,有朝一日总归会开花结果生生不息。夕露朝阳,流云苍穹,还有守护着锦绣山河的勇敢骑士。


  都是最好的馈赠。


 


 


7.


  现插播几条小道消息:


  *震惊!MG投资公司惊现著名运动员白小西现场演示带“球”跑?


  *福利:魏什么强势霸屏阿里白白开屏动画,转发十个群领白猫购物津贴!


  *年年有娱路透社:白rap私人行程与男子同游,惊现情侣装?!


  *感动中国第一单!白保险自掏腰包投保濒危蜜蜂,呼吁保护生态。


  *民生那些事儿:中华一番振臂高呼,要求提高外卖员薪资待遇。


 


  观众朋友们,以上就是今天的《魏白48生日突击纪实》的全部内容,谢谢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更多节目精彩内容敬请关注魏白官方微博平台,蒸煮率先扛旗,圈内发糖大手,全年不间断直播。


  你值得拥有!






  


  




 









评论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