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魏何二

这是妄想 怎也说不上

太多话了,哽在喉头,不知道跟谁说,怎么说,咽下去又是刀子一般割开喉管气管,我呼吸困难,却也不能立刻死去。

评论(2)

热度(1)